首页 »

“特普”“一对一”会谈到底聊了什么?愤怒的美国议员想让翻译到国会“过堂”……

2019/9/23 4:57:25

“特普”“一对一”会谈到底聊了什么?愤怒的美国议员想让翻译到国会“过堂”……

“特普会”后,美国总统特朗普碰上的倒霉事一桩接着一桩。在改口事件之后,又有一场“翻译风波”席卷而来——他的译员玛丽娜·格罗斯近日突然成为舆论焦点。多名议员要求格罗斯出席国会听证,披露“特普会”一对一会谈内幕。

 

民主党深挖交易内幕

 

要求格罗斯赴国会作证的想法,最初由马萨诸塞州民主党众议员乔·肯尼迪提出。他在17日的推文中写道:“我们仅仅通过直播画面目睹这一切。特朗普的翻译应该到国会,就总统私底下的表态作证。如果共和党人真像他们宣称的那样愤怒,那么今天就应当发出传票。”

 

紧接着,新罕布什尔州民主党参议员珍妮·莎欣在推特上写道:“我呼吁对参加‘特普会’的美方译员举行听证会,以揭露两位元首私下讨论的内容。这名译员能帮我们确定美国总统与普京谈了什么,他对普京承诺了什么。”

 

周二晚,众议员比尔·帕斯卡勒也加入呼吁者行列,要求众议院监督与政府改革委员会传唤格罗斯。他致信委员会领导人称:“鉴于特朗普对普京的公开让步,在俄罗斯攻击我们民主、国会一事上反对美国的情报机构、执法机构和我们的军事官员,公众理应知道他们私下谈话的具体细节。我们需要在场的译员做证,确保特朗普没有进一步损害我们的情报或执法部门。”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目前还不清楚,国会山委员会中控制着证人名单的共和党人是否会要求译员作证。前美国驻俄罗斯大使贝尔勒确信,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国家安全委员会高级主管希尔等要员已经听取了格罗斯的汇报。贝尔勒还确信,格罗斯留有对“特普会”的书面记录。但与此同时,议员们却对“特普会”情况知之甚少,因此绝不放过任何挖掘“特普”交易内幕的机会。如此一来,特朗普高风险外交中的隐形角色——译员无疑被推向风口浪尖。

 

开启先例极具挑战性

 

在不少共和党人看来,传唤翻译的做法不切实际。

 

“传唤总统的翻译将开启一个可怕的先例,”共和党籍参议员克鲁兹表示,“你所看到的是大量民主党人在玩弄政治。”

 

南达科塔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图恩认为:“(传唤翻译)是极不可能的。坦率地说,我不确定这如何实现。译者可能是一个不精通政策的人,其证词也可能和所发生的事情有所出入。”

 

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杰夫·弗雷克表示,希望能获取译员的笔记。但他说,这应该在保密条件下进行,而不是公开的听证会。

 

还有不少专业人士从法律和行业角度指出,“传唤翻译”极具挑战性。

 

曾供职于4位总统、7位国务卿的贾马尔·赫尔勒是一名阿拉伯语翻译。他说,至少在他的记忆中,国会没有听证翻译的先例。为整个政府提供翻译服务的国务院以及司法部都为翻译人员提供保护,使他们免于出庭作证。这是翻译接受这份工作的前提条件。

 

赫尔勒说,翻译是领导人的延伸。口译人员除了做速记以供翻译之需外,在领导人进行“一对一”会谈的情况下,也可在领导人的要求下做笔录。笔录将被送交总统,由总统按照自己意愿处理。“换言之,是否透露‘一对一’会谈信息,不由翻译做主,唯有领导人有特权决定笔录的命运。”

 

“我认为国会山的领导人和高级职员们应该知道,试图从翻译那儿获取信息将是徒劳的,” 美国国家语言服务办公室主任哈利·奥布斯特说,“美国总统的译员有最高机密权限。他们受法律约束,不透露绝密或机密信息。”

 

根据奥布斯特的说法,译员在每次会议后都会写一份谈话备忘录,其所有权属于总统或参加机密会议的人。内容未经所有者允许不得公开或与议员们分享。备忘录有17年保密期。

 

《国会山报》称,翻译通常不必到国会做证。美国翻译协会出版的职业准则称,翻译必须为他们接触到的任何机密信息“保密”。美国翻译协会发言人朱迪称,但作为一名外交翻译,可能要明白事情不是那么确定。“如果传票发出,几乎可以肯定会遭到白宫的抵制,因此事件很容易闹到最高法院。”如果总统试图以行政特权阻止国会了解会谈内容,将在国内引发更大混乱,加剧危机。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