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阿列克谢·鲁彼莫夫:我是一个音乐旅行家

2019/10/15 6:22:13

阿列克谢·鲁彼莫夫:我是一个音乐旅行家

阿列克谢·鲁彼莫夫瘦瘦的,带着大眼镜,精神矍铄。5月14日,他抵达上海,一落地就和曾经的学生、青年钢琴家唐瑾开始莫扎特四手联弹排练。唐瑾感叹:“过了这么多年,老师永远都是老师。好久没有上过这样的课了,一个音也逃不过老师的耳朵!”

 

15日下午两点,穿着牛仔衬衣的鲁彼莫夫和唐瑾在上海音乐厅排练莫扎特。他特意走到观众席中,听唐瑾演奏的声音。两人在15日晚的音乐会上四手联弹,献上莫扎特D大调钢琴奏鸣曲K.381。压轴曲目是莫扎特为双钢琴而作的降E大调小广板和快板。这部作品只留下片段,由罗伯特•列文续写完成,在中国是第一次被演奏。16日下午,鲁彼莫夫又出现在上海音乐厅举办公益音乐沙龙,为上音附中优秀钢琴学子上课,做出亲身示范和精辟点评。

 

鲁彼莫夫走到观众席中听声音效果。

 

跨越先锋作品和巴洛克古乐

 

鲁彼莫夫称自己为音乐旅行家,因为他像旅行家一样自由洒脱,在音乐的世界里四处游荡。

 

从莫斯科音乐学院毕业后,鲁彼莫夫受俄国传奇女钢琴家尤蒂娜的影响,开始研究西方当代作曲家的作品。他首演了大量遭当时政府禁演的如勋伯格、史塔克豪森、布列兹、里盖蒂等人的作品,受到当局严惩,被禁止出国演出达7年之久。尽管如此,他依然在民间偷偷组织地下音乐会,为俄罗斯民众首演并介绍新作品。

 

上世纪八十年代,鲁彼莫夫转而研究巴洛克音乐,“就像进入了一个完全崭新的世界。”他开始学习古乐器、演奏古乐。有三年时间,他中断了所有当代作品的演奏,潜心研习巴洛克音乐。“不仅要把音乐的风格、修辞语言研究清楚,还要了解当时的文化,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随后,鲁彼莫夫创立了莫斯科巴洛克和莫斯科音乐学院古音乐系,并以古钢琴演奏莫札特《钢琴奏鸣曲》全集、贝多芬与舒伯特钢琴作品集。

 

三年后,鲁彼莫夫重拾现代钢琴,成为难得的巴洛克古乐和现代钢琴演绎俱佳的钢琴家。他说:“现在我积累了足够的经验,终于可以自由地游刃其间了。”

 

鲁彼莫夫和唐瑾四手联弹。

 

摆脱标准化找到自由和个性

 

1998年,唐瑾18岁,去萨尔茨堡的莫扎特大学留学,成为鲁彼莫夫在莫扎特大学的第一位学生,一学就是8年。多年后,鲁彼莫夫告诉唐瑾:“当时你弹得虽然不错,但真够‘野’的。而我偏偏喜欢这种有个性的学生。”8年学学习历程,唐瑾说:“老师无与伦比的灵感和创造力,时常启发我对作品的理解和想象。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停止过探索,这非常难得。”

 

鲁彼莫夫谢幕,得到观众热烈掌声。

 

鲁彼莫夫告诉记者,他从少年时期就对中国文化很感兴趣,唐诗宋词和中国画教会他许多东西。唐瑾的父亲唐方一在萨尔茨堡开画展,他买走了两幅他喜欢的画。“我喜欢中国画里的留白,有非常大的想象空间,许多未被讲述、未被呈现的东西需要你去探索。”

 

鲁彼莫夫认为,钢琴演奏可以教,但钢琴家的个性是没办法教授的,需要自己探索。提到现在中国的钢琴教育,鲁彼莫夫说:“有太多人在做同样的事情,生存空间在哪里?钢琴演奏正在变得越来越标准化,这是非常可怕的事。要成为钢琴家,必须摆脱这种标准化,找到属于自己的自由和个性。”